当代第一奇案--西安宝马彩票案

发布时间:2018-06-12 19:32:40

当代第一奇案--西安宝马彩票案

  2004年3月23日上午,17岁的刘亮来到西安市东安街的体彩销售现场,那里人头攒动,很多人都在兴致勃勃的购买彩票、现场刮奖。这是当年极为流行的一种抽奖方式即开式彩票。彩票主办方会租下一块空地,将奖品(主要是汽车、摩托等大件)摆在主席台上,引诱老百姓前来购彩、刮奖。刮开后的图案如果与中奖图案一致,就可当场领走奖品。

  看到这一场景,农村小伙刘亮也来凑热闹,他买了10块钱的彩票,刮开其中一张,赫然出现了草花K的图案。出了草花K这个符号,意味着刘亮已经中了一等奖,有机会上台进行第二轮抽奖。

  就在同一天陕西省体彩中心主任贾安庆接受了《焦点访谈》记者的采访,表示体彩中心已经报案,并且彩票的信誉就是我们的生命,以人头担保体彩中心没做假。听说刘亮在家里召开新闻发布会后,贾安庆表示刘亮所持中奖彩票是假的,不管是他作假还是别人作假,他拿这张假彩票领奖,是诈骗行为。我奉劝当事人尽快投案自首。另外,一些律师想出名,为刘亮辩护,最终会身败名裂的。

  接到陕西省体彩中心报案后,西安警方决定找此次彩票销售的负责人孙承贵了解情况。但让警方尴尬的是,在了解完情况之后,孙承贵竟然失踪了。这让公诉机关一下没了人证。证明刘亮伪造彩票的证据不足,证明刘亮没有伪造彩票的证据也不足。与此同时宝马彩票事件不断发酵,刘亮身边聚集了一个律师团队,对他进行法律支持。

  组织彩票销售工作的承包商杨永明是浙江湖州人,之前长期为陕西省体彩中心提供中奖奖品,通过这一层关系他和陕西省体彩中心上下都混熟了。1997年开始他开始承包陕西地区的即开型体彩发售工作,孙承贵是他的手下。

  原来刘晓莉通过表妹和彩票销售负责人孙承贵相识,孙承贵出2000块,请刘晓莉到西安做个宣传,并提前替她准备好了草花K,刘小莉就是凭着这张草花K进入第二轮抽奖,并在孙承贵的暗示下挑选了藏有宝马字样的信封,从而中了特等奖。

  首先,孙承贵会将前一期其他中奖者兑付过的草花K取来,交给托儿,让他(她)们进入二次抽奖环节。在二次抽奖环节中,孙承贵再拿出几个信封,其中一个信封里有宝马纸条,孙承贵会暗示托儿去抽这个信封,从而骗取大奖。

  原来中奖信封虽然是在公证处监督下密封的,但是保管者却是孙承贵的老板杨永明,杨永明在保管时用100瓦灯泡照信封,一下就看出哪个里面有写着宝马的纸条了。然后再记住这个信封的编号,就可以控制谁能中奖了。

  真正抽中草花K的中奖者登台时,拿出的都是没奖的信封,那就怎么也抽不走宝马。托儿上台时再拿出有奖的信封,让托儿来抽取,如此一来自然百发百中,托儿们次次可以中大奖。

  以3月这次开奖为例,体彩中心发包给杨永明的售彩总额度是6000万,如果全部卖出,杨永明可以得到660万,肯定有的赚。但实际只销售出1700万元彩票,杨永明能收到的钱就只有187万了,刨除资金成本,宣传费用,场租这些固定成本,杨永明其实赚不到什么钱,搞不好还要赔钱。所以体彩中心才要把售彩业务承包出去,毫无风险的拿35%+1%的收入。

  在3月23日意外送出宝马后,杨、孙两人愤愤不平,他们对当天的一等奖彩票进行核实,结果赫然发现其中有一张草花K是假的。而且当天所有中过草花K的人中只有刘亮没有留下指纹存档,其他人都按要求留下指纹了。

  经过审讯得知,刘先魁和邻居黄四清听说即开型彩票可以中宝马车,于是事先通过变造的方式伪造了草花K彩票,并且无巧不成书的于3月23日前往售彩现场进行兑奖。黄四清变造彩票的水平颇高,一时骗过了孙承贵的眼睛。

  如果不是刘先魁和黄四清恰恰于当天持假彩票兑奖,还大大咧咧的留下了自己的指纹。杨永明和孙承贵就不会发现假彩票,从而猜测刘亮是个骗子,进而串通体彩中心,意图剥夺刘亮的宝马车。杨、孙如果认栽,忍痛交出一辆宝马,这起弊案也就不会被揭开了。